欢迎您来到广东图书馆学会网站! 加入收藏  | 设为首页 | 联系方式
您现在所在的位置是:首页 > 学术交流 > 其它学术活动
浅议我校图书馆文献剔除工作/李政文
作者:    发布日期:2008-05-11    点击量:
分享到:

浅议我校图书馆文献剔除工作

李政文(广州市第七中学图书馆 广东 广州 510080)


发布时间:2007年6月4日 16时20分

摘要:文献剔除工作是保持图书馆文献资源建设充满活力的重要环节之一,文献剔除又是一项程序复杂的工作,涉及到图书馆的馆藏定位、服务对象以及文献的精品意识的三个方面,因而探讨较为科学的剔除工作原则和标准尤显得必要。

关键词:中学图书馆 文献剔除 剔除的原则标准

文献剔除与补充是相互相成的两个方面,是保持图书馆文献资源建设充满活力的重要环节之一。随着人们对图书馆知识宝藏开掘的需求,信息技术在文献资源建设中的广泛应用,文献剔除工作的重要性愈来愈为人们所认识。文献剔除又是一项程序复杂的工作,涉及到图书馆的馆藏定位、服务对象以及文献的精品意识的三个方面,因而探讨较为科学的剔除工作原则尤显得必要。文献剔除又有其共性与独特性,涉及到不同的环境,各馆的具体情况不同而有不同的剔除标准,本文以我校图书馆为例,就中学图书馆剔除工作的现状并就剔除原则标准进行探讨。

1. 文献剔除工作的现状

1.1 为库存量而不剔除过时文献

  据笔者了解,就我区属中学而言,图书馆书库馆藏面积不达标的仍占为数不少,文献库容量本来就不足,旧的不便淘汰,新的又难以入库,给文献剔除工作造成难处,这主要体现在如下方面:为了上级的评估检查,尤其是省一级学校的评估,就我校而言,由于上述原因,旧书不能完全剔除,为的是有一个较为满意的库存量给上级检查验收。这就造成旧书严重滞架,其中为数不少的是1995年以前入库的G类教学教辅文献,笔者曾用计算机对该类文献作了个借阅排名统计,以2007年1月—6月为时间,1000册为统计单位。其中82册为体育、教学方法类文献,占8.2%;其余的918册是教辅类图书。占91.8%。其中教辅类图书多是2000年后出版的文献,这从一个侧面说明,过去的那些已不适应当今新课程的改革,已经落后于形势。师生需要的是有着新理念、新的教学方式的文献。而过时的图书占用挤占空间,直接影响了新书的采访。给读者借阅、查询最新的文献资料带来诸多不便。

1.2 库容量的限制

  就我馆书库面积而言,只能容纳10万册图书,现已达到9万3千册图书,按每年2000册入库,不足4年就达到库容标准。若按上述所言为了评估检查,不剔除一些文献,图书馆的生机活力何从谈起。 另外,部分文献剔除后造成文献系列不全。我馆于96年搬迁新馆,因图书的丢失、破损而剔除部分有价值的文献,造成文献不齐全,如我校二十四史系列,部分文献剔除后,没有及时补充,只有明代、前后汉代,造成不必要的残缺。另外新书不断补充入库,造成书架紧张。针对该状况,我馆迫在眼前考虑的是如何在有限的库容量进行文献资源建设,剔除工作成为重中之重。

1.3 为流通率剔除

  基于流通率的考虑,我馆部分反映特色时代的文献被剔除而造成种类不全,例如部分反映战争年代的文献。于2005、2006年,正值抗日战争胜利60 周年和红军长征70周年纪念,笔者想搞一个图书宣传展,旨在使学生铭记历史,缅怀先烈,进行爱国主义教育,但因流通率低而剔除了这一红色时代的部分文献后,造成种类不齐全,给读者借阅造成缺憾。

1.4 盲目剔除部分文献

  为满足读者需要又重新采访补充。如90年代采编的外文版方面的图书,其中大部分是英语小说、英语工具书,因搬迁新馆而被剔除,现在又重新购置部分外语图书,且价格不菲,造成了资金和资源浪费。

  综合上述所言,若没有遵循一条科学的剔除原则和标准,难免造成文献剔除不当,或该剔除的没有剔除,或剔除后没有补充,都是文献资源建设的大忌。

2 文献剔除工作的复杂难度

  文献剔除的工作原则标准有没有量化的科学标准,这是值得思考的问题。通常的文献剔除原则主要有四个方面:流通率低、文献破损严重、藏书空间有限、不符合馆藏标准。除了破损的原则达到共识外,其余的三个方面都涉及馆藏定位,服务对象,文献的精品意识等方面的问题,难以统一。下面试对这几个问题进行探讨。

2.1 以流通率判断文献价值

  就文献的价值而言,有个使用价值,但如何判断文献的使用价值呢?通常用流通率来判断,但流通率跟文献所具有的使用价值是两码事,仅凭流通率判断文献的使用价值是不准确的。若凭流通率低就要剔除那些具有使用价值但因一时流通率低的文献,是得不偿失。据笔者在书库工作多年的观察和经验,如我馆著名政治家的著作、哲学著作、部分古典文学作品,其流通率确实比较低。若仅凭这一点,将那些蕴涵深厚人文底蕴的文献剔除,势必造成图书馆没有经典文化,失去了对优秀文化传承的职能。文献的使用价值不高并不能说明其内在的价值低下,《红楼梦》《三国演义》流通率较低,并不能否认它具有深远的文学价值。况且,人们对阅读什么样的图书也有个价值趋向,受当时社会政治、经济、文化潮流的左右。上世纪80年代青少年爱看琼瑶的作品,那是多年受禁锢的结果;现时的青少年爱看武侠小说,看韩国青春剧,看幽默的漫画......说明他们朝气向上,思维活跃,阅读的价值趋向更加多元化。说不准什么时候又回归到热读古典文学作品的日子,这些文献的存储就实属必要。

2.2 藏书空间小,给新书让位

  因为藏书空间小就该剔除那些有使用价值的藏书吗?就目前来说,文化出版业的繁荣发展,无疑能给图书馆注入蓬勃生机的新书血液,但他们是否就完全能替代原先馆藏文献,是否有一个鉴别、评估其价值、配套补充的前提条件,而且藏书空间小只能说明图书馆基本建设发展还不到位,跟剔除毫不相干,所以这是站不住脚的。

2.3 不符馆藏标准的文献要剔除

  无疑,中学图书馆有自己的性质、服务对象和职责定位,有着自己的资源建设方针,不符馆藏标准的文献确实要剔除,如我馆过去收藏有部分机械、冶金类图书,(当时还有校办工厂)现在要下架。但收藏有经济、法律、宗教方面的文献是否不合时宜,若剔除了法律方面的图书,当有学生开展新课程研究性学习需要这方面的资料,教师要查询该文献就得碰壁;再说,自己制定的不符馆藏的标准就一定科学吗?如存储的经济类文献,以往因借阅率不高,入库也较少,现随着国家经济发展,读者也关注经济方面的文献,借阅率逐步提高。

  所以,文献剔除工作有一定难度,有着许多复杂的因素要考虑,需做细致的分析研究。这是根据我馆剔除工作的几点看法,但各中学图书馆有着自己本馆的具体情况,制定一个切合实际的剔除工作的原则标准,虽然不能说是百分之百解决存在的问题,但至少指出了方向,有章可循,减少剔除工作的盲目性。

3 本图书馆文献剔除的原则标准

  针对我图书馆的性质,服务对象、职责,根据本馆的实际情况,对于不同的文献制定的标准有所不同,其基本原则是:注重文献的内在价值,马列主义、毛泽东、著名政治家、哲学家的文献,具有深厚人文底蕴的中外经典文学作品,中外经典历史著作,各学科领域的重要教科书文献等不能剔除,需长远保存。其他的文献剔除具体标准是:

3.1 剔除被新文献替代的过旧文献

  不合时宜、已经被新版本替代的文献,尤其是1995年入库的教辅图书,已不适应新课改的要求,可以完全下架;对于1995—2000年之间的,除了个别有代表性、难有取代的可以保留外,其余的一律剔除。

3.2 适时剔除休闲类文献

  文娱、休闲类文献一是看版本的新旧,二是看流通率。若版本较新,虽流通率较低不能剔除;若版本旧,流通率又低则淘汰。三是看内在价值,有些美容、饮食的文献有参考书的价值,暂时不能剔除。

3.3 计算机文献替代换新

  由于计算机操作软件的图书更新换代较快,选取有代表性(主要是指年份)的文献保留;部分关于多媒体、数字摄影、电脑维修的文献要保留,复本以2本为佳。上世纪80年代仍在架的非Windows视窗文献则一律剔除。

3.4 剔除复本较多的文献

  馆内复本的较多文献,主要是小说类图书,教辅用书,可以视流通率来决定,若借阅率较高则保留4本为宜,一般则保留2本为佳,以节约空间。若某种书借阅率较高,则反馈给负责采编的馆员适当增加复本。

4  文献剔除与补充要有计划实施与通力合作

4.1 文献剔除要有计划地实施,

  文献剔除是一项复杂的工作,需要与文献资源建设通盘考虑,细致分析哪些要剔除的文献,除了确不合馆藏要求外,若其版本、种类还可以由新版本替代,则要由新版本文献替换。另外,采访补充的文献是否与本馆藏书有冲突。例如,淘汰本馆旧的教辅文献后,各学科入库的文献比例如何调配,按通常做法,语文、数学、英语教学、教辅用书应占大头,还要考虑学生与教师用书如何搭配等问题,需要馆员与有关教学人员商讨,做到有计划地实施。

4.2 与读者商讨剔除工作的问题

  剔除工作不仅是馆员的分内事,也有必要请读者参与,例如有读者反映应剔除年代久远的儿童文献,淘汰无甚价值的教辅用书。补充新课改的新书等。这都给我们提出了要求,听取读者的意见会给我们许多有益的启示。

4.3 馆员要掌握第一手剔除数据

  除了使用计算机统计流通率外,馆员还要借个人的观察和经验,时时留意哪些文献流通率高低的文献,哪些图书复本是多少,该剔除补充那方面的图书,将第一手数据反馈给采访馆员。作到适时适量地剔除补充。此外,馆员要具备一定的理论和文学修养,这样对文献价值的判断会有一个恰如其分的评价,减少剔除工作的失误。

参考文献:

1.申寅宾. 对藏书剔除的再认识. 图书馆研究,2003(4)

2.王昭. 浅论分馆中文图书馆借阅室文献剔除工作. 文津论丛. 国家图书馆第八次科学讨论会获奖论文选集,北京:北京图书馆出版社,2005


Copyright © 2012-2012 版权所有:广东图书馆学会 粤ICP备888888
地址:广东省广州市文明路213号 邮政编码:510110 (建议分辨率1024*768以上)
技术支持:广州卓舟信息科技有限公司
今日访问量: 次 累积访问量: